农业部关于印发《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规划(2017—2025》的通知

我国海洋牧场建设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统筹规划和基础研究不足、示范引领和体制机制建设不够等问题,制约了海洋牧场综合效益的发挥,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和海洋渔业转型升级要求还存在较大差距。

当前,资源衰退、环境恶化等问题已成为制约渔业发展的“瓶颈”。一方面,渔业发展受到外部资源环境的制约越来越大,发展空间受到限制;另一方面,过度捕捞和不健康的养殖方式等渔业行为又会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现代渔业发展必须秉承绿色和可持续发展理念,坚持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保护相协调的原则,实现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海洋牧场在降低海洋捕捞强度,减少海水养殖密度的同时,可以推动养殖升级、捕捞转型、加工提升,促进休闲渔业发展,有效延伸产业链条,提升海洋渔业的附加值;能够提供更多优质安全的水产品,推动渔业从传统的“规模数量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促进我国海洋渔业转型升级和持续健康发展。

10月底前,农业部组织专家评审;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党的十八大在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同时,作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重大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体学习时进一步强调,要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提出了海洋开发与保护的“四个转变”。渔业是发展海洋经济、建设海洋生态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沿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一环。随着海洋经济的发展以及其他海洋新型产业的快速上升,我国海洋渔业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相对偏低,对海洋经济贡献度呈现下降趋势。海洋牧场作为海洋渔业极具优势的领域,在促进传统海洋渔业发展的同时,还可以拓展渔业功能,将渔业增殖、生态修复、休闲娱乐、观光旅游、文化传承、科普宣传以及餐饮美食等有机结合,有效带动海洋二三产业的发展,形成海洋渔业经济新的增长点,为海洋经济整体健康、可持续发展以及海洋强国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管理规范有序。示范区建设主体清晰,有明确的管理维护单位,有专门规章制度,并建有完善的档案,海洋牧场设计、建设和运转等相关事项有详细记录。建有礁体检查、水质监测和示范区功效评估等动态监控技术管理体系,能够定期检查礁体和监测水质,及时采取补救和修复措施,以保证海洋牧场功能正常发挥;能够通过生态环境监测、渔获物统计调查、摄影摄像、渔船作业记录调查和问卷调查等方式,比较海洋牧场建设前后或同对照区的差异,评价分析其对渔业生产、地区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影响。

四是科研基础薄弱,科技支撑落后于发展需求。海洋牧场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海洋物理、海洋化学、海洋地质、海洋生物、海洋生态、海洋信息、海洋管理及建筑工程等多个学科和领域。目前,我国从事海洋牧场研究的机构和专业人才缺乏,对海洋牧场缺乏系统性的研究;海洋牧场配套技术、环境优化技术研究的力度明显不够;海底构造、生境营造、海湾环境、鱼类行为观测及管控等方面的研究亟待加强,海洋牧场基础研究的滞后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海洋牧场科学发展。

我国海域辽阔,岛屿众多,岸线绵延曲折,拥有良好的天然海域生态环境条件和丰富的水生生物资源。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和人口不断增长,受环境污染、工程建设以及过度捕捞等诸多因素影响,我国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水域生态环境日益恶化、水域荒漠化日趋明显,严重影响了我国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牧场建设作为解决海洋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矛盾的金钥匙,是转变海洋渔业发展方式的重要探索,也是促进海洋经济发展和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通过发展海洋牧场,不仅能有效养护海洋生物资源、改善海域生态环境,还能提供更多优质安全的水产品,推动养殖升级、捕捞转型、加工提升、三产融合,有效延伸产业链条,推动海洋渔业向绿色、协调、可持续方向发展。尽管目前我国的海洋牧场建设初具规模,但在发展过程中还存在统筹规划和基础研究不足、示范引领和体制机制建设不够等问题,制约了海洋牧场综合效益的发挥。为贯彻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和海洋强国战略的有关要求,落实《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关于发展海洋牧场的部署安排,更好地发挥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的综合效益和示范带动作用,推动全国海洋牧场在未来一个时期建设取得新突破,发展再上新台阶,特编制本规划。

一、指导思想和建设目标

三、海洋牧场发展的主要任务

整合渔业现有的支持政策,在有关项目和资金安排上对海洋牧场建设予以重点倾斜。中央财政通过渔业油价补贴政策调整,支持开展以修复、优化海洋渔业资源和水域生态环境为主要目标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鼓励各地加大对海洋牧场建设的支持力度,并在减免海域使用费用、简化审批手续,以及信贷、税收、保险等方面进行政策倾斜。积极推动建立多渠道、多层次、多元化长效投入机制,按照“谁投资、谁负责、谁受益”的原则,鼓励生态补偿资金、金融资本以及其他社会资本参与海洋牧场建设,推动海洋牧场规模化发展。

农业部

二、海洋牧场建设面临的形势

有助于养护海洋生物资源,改善海域生态环境

自然条件适宜。所在海域具备相应的物理化学、生物以及周边环境等条件。海底地形坡度平缓或平坦,水深不超过100米,能够保证人工鱼礁的稳定性。有浮游植物、浮游动物以及底栖生物等生物存在,竞争生物和敌害生物较少,适宜藻类移植以及增殖放流生物栖息、繁育和生长。海水水质符合二类以上海水水质标准(无机氮、磷酸盐除外),海底沉积物符合一类海洋沉积物质量标准。

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并做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重大部署。党的十九大将生态文明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的重要组成,明确了推进绿色发展等重点任务。在新形势下发展现代海洋渔业,必须坚持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保护相协调,秉承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实现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海洋牧场作为一种全新的产业综合体,注重环境修复、资源养护、生态养殖、合理产出,既是海洋渔业资源自然再生产的场所,也是涉渔产业融合发展的新平台,不仅能够提供更多优质安全的海水产品,满足城乡居民消费升级的需要,还可以推动养殖升级、捕捞转型、加工提升,带动休闲旅游业,有效延伸产业链条,提高海洋渔业附加值。海洋牧场在产出优质海水产品的同时,还能起到固碳除氮的作用,从而达到净化水质、防止赤潮等生态灾害的目的,推动海洋渔业向绿色、协调、可持续方向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南海区投入海洋牧场建设资金7.45亿元,建设海洋牧场74个、涉及海域面积270.2平方千米,投放人工鱼礁4219.1万空立方米,建成人工鱼礁区面积256.6平方千米,形成了以生态型人工鱼礁、海藻场和经济贝类、热带亚热带优质鱼类以及休闲旅游为一体的海洋生态改良和增殖开发的海洋牧场模式,以生态保护以及鱼类、甲壳类和贝类产出为主,兼具休闲观光功能,主要属于养护型海洋牧场。

符合以下条件的可以申请创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

二是区域发展不平衡,资金投入总体不足。由于各地区重视程度和资金支持存在较大差异,目前全国海洋牧场发展并不平衡。海洋牧场建设财政资金投入普遍不足,难以形成有效规模,导致我国海洋牧场建设虽然数量多但规模偏小,特别是以生态保护为主要目标的养护型海洋牧场发展受到制约;加上海洋牧场运行和管理缺乏配套资金,导致海洋牧场的综合效益难以充分、持续发挥,严重影响了海洋牧场的实际效果。

附件:1.2015-2016年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已建名单

加强政策扶持。我部将在有关项目和资金安排上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予以重点倾斜。各级渔业主管部门也要整合现有资源,在海域规划、相关审批、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同时积极争取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的支持,对海洋牧场建设给予地方财政配套,并在减免海域使用费用、简化环评手续,以及信贷、税收、保险等方面进行政策倾斜。在加大政府扶持力度的同时,还要探索建立多渠道、多层次、多元化长效投入机制,鼓励和引导个人、企业、社会团体等投资海洋牧场建设,广泛调动社会积极性,推动海洋牧场建设规模化,促进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

下一步,海洋牧场发展的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为总抓手、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深化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总动力,深入挖掘海洋牧场在生态富民方面的作用,着力解决海洋渔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要坚持生态优先、开发和保护并重,加强规划引导、科技支撑、投入支持和制度保障,大力推进以海洋牧场为主要形式的渔业资源生态修复和区域性渔业综合开发,健全完善现代海洋渔业产业体系,创新经营管理机制,提高海洋牧场建设的科学化、信息化、规范化和现代化水平,不断增强海洋渔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2018年将计划重点开展以下工作:一是举办海洋牧场总结交流和宣传展示活动。以海洋牧场现场会为抓手,继续加强海洋牧场宣传,交流、总结海洋牧场建设经验。推动开展海洋牧场博览会等论坛展会活动,加快海洋牧场科技成果转化应用。二是深入开展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落实《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规划》,新创建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20个以上。加快推进海洋牧场装备化、信息化及智能化建设,支持海洋牧场观测网和海上平台建设,提升海洋牧场监测管理水平。三是着力强化海洋牧场示范区监管。发布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评价办法和指标,建立健全生态、经济、社会效益评估机制,启动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年度评价。加强人工鱼礁建设项目监督管理,组织开展绩效评价和专项检查。通过以上工作开展,不断规范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提升我国海洋牧场发展的整体规模、层次和水平。

根据国内外的海洋牧场建设经验,每空立方米人工鱼礁区比未投礁的一般海域,平均每年可增加10公斤渔获量。按此测算,本规划期内人工鱼礁投放5000万空立方米,平均每年约可增加50万吨产量,按照主要渔获品种的价格2万元/吨计算,本规划中仅人工鱼礁建成后每年就可增加100亿元的渔业产值,结合水生生物增殖放流和海藻移植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保守估计建成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每年带来的经济效益将超过150亿元,十年将超过1500亿元。此外,海洋牧场建设还可有效带动沿岸地区水产品育苗、养殖、加工、外贸、交通运输、休闲垂钓、餐饮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为海洋经济发展做出新贡献。

做好组织协调。沿海各省级渔业主管部门要加强领导,建立工作机制,制定相应管理制度,确保示范区创建工作顺利开展。要做好海洋牧场建设与其他行业发展的协调,避免产生矛盾冲突,同时统筹示范区创建与海水养殖、休闲渔业、捕捞渔民转产转业、渔船更新改造及清理取缔涉渔“三无”船舶、保护区建设和增殖放流等渔业相关产业或工作的协调配合,提升海洋牧场综合效益。各地可稽核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工作,组织开展省级、市县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活动,将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工作引向深入。

三是法律法规不完善,体制机制不健全。海洋牧场的建设和运营涉及政府、企业、渔民等多方利益主体,需要全面统筹、综合管理。由于缺少专门的规章制度,一些海洋牧场建设、经营和监管责任主体不明确,海洋牧场产权不清晰,导致管理混乱;一些地区对海洋牧场征收海域使用金标准过高,忽视其生态修复和资源养护功能,加之海域批准使用年限过短,都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海洋牧场建设的积极性;一些地区还存在重建设、轻管理现象,后续监测和管理监督不到位,管理目标发生偏差,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与短期利益,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海洋牧场综合效益的发挥。

主要分布区域:渤海辽东湾、渤海湾、莱州湾、秦皇岛-滦河口海域、大连近海海域、山东半岛近岸海域、南黄海等海域。其中,辽东湾主要分布在绥中、葫芦岛、营口近海等海域;秦皇岛-滦河口海域主要分布在秦皇岛近海、南戴河近海、昌黎近海、唐山唐山湾、佛手岛等海域;渤海湾主要分布在天津南港工业区海域、沧州海域、滨州无棣县近海海域、东营河口区近海等海域;莱州湾主要分布在东营黄河河口区、龙口屺㟂岛等海域;大连近海海域主要分布在大小长山岛海域、黄海大李家街道海域、海洋岛、平岛、石城岛、王家岛等海域;山东半岛近岸主要分布在烟台南北隍城海域、南北长山岛、崆峒岛、砣矶-喉矶-高山岛、庙岛群岛东部、蓬莱东部、芝罘岛东部、养马岛、四十里湾、牟平金山下寨、金山港东部、海阳琵琶口、土埠岛东部、大阎家海域,威海双岛湾、五垒岛湾、小石岛、刘公岛、五渚河至茅子草口、靖海湾东部、乳山白沙湾海域,荣成临洛湾、荣成湾、苏山岛、爱伦湾、俚岛湾、王家湾海域,青岛五丁礁、田横岛南部、斋堂岛、崂山湾、竹岔岛、朝连岛、凤凰岛海域,日照北部近海、黄家塘湾、刘家湾、前三岛、海州湾北部等海域;南黄海海域主要分布在江苏南通近海海域。

工作基础较好。示范区海域面积原则上不低于5平方公里,使用权属清晰或获得省级渔业主管部门确认;已建成的人工鱼礁规模原则上不少于10万空方,礁体位置明确,并绘有礁型和礁体平面布局示意图。具有专业科研院所作为长期技术依托单位,技术水平先进。常态化开展底播或增殖放流,采捕作业方式科学合理,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比较显着。

一是缺乏统筹规划,科学布局有待加强。海洋牧场是一项科学的系统工程,建设前需要开展深入细致的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科学规划。一些海洋牧场的规划布局、礁区选址、建设规模及人工鱼礁工程设计等方面缺乏科学论证和统筹规划,建设布局不够合理;海洋牧场缺少明确的功能定位,过于强调经济效益而忽视了生态效益,这些都制约了海洋牧场整体功能和效益的发挥。

2.科学布局,重点示范

建设目标。以修复渔业水域生态环境、养护渔业资源、促进渔业转型增效为目标,以人工鱼礁建设为重点,配套增殖放流、底播、移植等措施,大力发展海洋牧场。从2015年开始,通过5年左右时间,在全国沿海创建一批区域代表性强、公益性功能突出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充分发挥典型示范和辐射带动作用,不断提升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水平,积极养护海洋渔业资源,修复水域生态环境,带动增养殖业、休闲渔业及其他产业发展,促进渔业提质、增效、调结构,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和渔民增收。

2.2017-2025年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规划建设表

选址科学合理。所在海域是重要渔业水域,对渔业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养护具有重要作用,具有区域特色和较强代表性;有明确的建设规划和发展目标;符合国家和地方海洋功能区划及渔业发展规划,与水利、海上开采、航道、港区、锚地、通航密集区、倾废区、海底管线及其他海洋工程设施和国防用海等不相冲突。

完善海洋牧场建设和管理体制机制

海洋牧场是保护和增殖渔业资源,修复水域生态环境的重要手段。根据《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提出的“建立海洋牧场示范区”的部署安排,2007年以来中央财政对海洋牧场建设项目开始予以专项支持。各级渔业主管部门积极响应,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目前全国海洋牧场建设已形成一定规模,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日益显着。但同时,我国海洋牧场建设也存在引导投入不足、整体规模偏小、基础研究薄弱、管理体制不健全等问题,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发展海洋牧场,加强人工鱼礁投放”。为贯彻国家关于海洋牧场的部署安排,进一步加强海洋牧场建设,我部决定组织开展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创建活动。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据世界银行预计,到2025年将有36个国家的14亿人陷入食物短缺的危机中,到2030年全球范围内对粮食的需求将增长50%以上。水产品是国际公认的优质动物蛋白来源,也是我国食物供应的重要组成部分,海洋水产品的年产量相当于全国肉类和禽蛋类年总产量的30%,为我国城乡居民膳食营养提供了近1/3的优质动物蛋白,已经成为我国食物供给的重要来源,也是维护我国粮食安全的新途径。在当前耕地减少、粮食供需失衡和世界粮食价格波动运行的形势下,发展海洋牧场,推动“蓝色粮仓”建设,有助于满足城乡居民对改善膳食结构、获取优质蛋白的迫切需求,也有助于满足国家粮食安全对海洋渔业发展的需要。

创建单位编制示范区申报书,包括示范区的基本情况、已开展的工作、管理运行现状、申报理由等,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一并作为申报材料。原则上由县级以上渔业主管部门申报创建。

截止到2025年,规划共在黄渤海区建设113个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形成示范海域面积1200多平方千米,其中:建设人工鱼礁区面积600多平方千米,投放人工鱼礁3400多万空立方米,形成海藻场和海草床面积160平方千米。

三、创建程序

一是缺乏统筹规划,科学布局有待加强。海洋牧场是一项科学的系统工程,建设前需要开展认真深入的调查,并在此基础上做出科学规划。一些海洋牧场的规划布局、礁区选址、建设规模及人工鱼礁工程设计等方面缺乏科学论证和统筹规划,建设布局不够合理;一些海洋牧场缺少明确的功能定位,过于强调经济效益而忽视了生态效益,这些都制约了海洋牧场整体功能和效益的发挥。

功能定位明确。示范区应以修复和优化海洋渔业资源和水域生态环境为主要目标。进一步建设的意义和潜力大,通过示范区建设,能够有效解决区域渔业资源衰退和海底荒漠化问题,使海域的渔业资源生态环境与生产处于良好的平衡状态;与之相配套的捕捞生产、休闲渔业等相关产业,不会影响海洋牧场主体功能。

二是区域发展不平衡,资金投入总体不足。由于各地区重视程度和资金支持存在较大差异,目前全国海洋牧场发展并不平衡。海洋牧场建设财政资金投入普遍不足,难以形成有效规模,导致我国海洋牧场建设虽然数量多但规模偏小,特别是以生态保护为主要目标的养护型海洋牧场发展受到制约;加上海洋牧场运行和管理缺乏配套资金,导致海洋牧场的综合效益难以充分、持续发挥,严重影响了海洋牧场的实际效果。

五、有关要求

有助于提供优质动物蛋白,改善居民膳食结构

5-8月,沿海各省级渔业主管部门组织申报;

建立多元化投入支持机制

指导思想。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有关文件要求,按照“科学布局、突出特色、明确定位、理顺机制”的总体思路,在现有海洋牧场建设的基础上,高起点、高标准地创建一批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推进以海洋牧场建设为主要形式的区域性渔业资源与生态环境养护以及渔业综合开发,使之成为现代渔业的强有力支撑和重要推动力量。

有助于调整渔业产业结构,实现渔业转型升级

农业部组织对沿海各省级渔业主管部门推荐的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进行评审。评审通过的,由农业部统一命名并对外公布;未通过的,可以继续完善并在之后年度再次申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