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能力欠缺致种子业“发展较慢困难较大”

“计划经济时期,科学院校在种子创新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但市场经济时期,种子企业已经成为市场竞争的主题。”李登海认为,种子企业在市场经济时期不但要担当竞争的角色,更要做好技术创新的排头兵。在保证粮食安全,国家利益的基础上,种子企业要更好的为种子用户服务,为农民服务,为农业的增产和农民的增收作出一定贡献,企业要旗帜鲜明的考虑国家利益、农民利益和种子企业自身发展的利益。“所以种子的安全关系国计民生,也就是习总书记谈到的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的握在中国人手中。”

在我国种子界素有“南袁北李”一说。“南袁”指的是“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北李”指的是来自山东莱州的“中国杂家玉米之父”李登海。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人大代笔、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登海就中国种子业的改革、种子技术、安全等问题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采访。
国产种子创新能力不够 博弈市场需改革
作为“杂交玉米之父”,李登海用“发展较慢,困难较大”八个字对中国目前种子行业现状进行了描述。“比如它的创新能力,生产加工能力都需要大量的投入,将来还要有很好的销售、推广、服务能力,对种子队伍建设理念的更新等方面都得推进,这些都是一些面临的困难。”李登海提到,为了让种子企业更好的发展,国家在2011年和2013年相继出台了8号文件和109号文件,不过由于种子企业长期受老思维的影响,所以发展还是相对缓慢。种子业发展缓慢除了创新能力欠缺、思维僵化等原因外,李登海认为种子的加工能力、推广销售能力还离真正的市场化差的很远。“中国种子走的是市场经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进入了国际市场。市场的竞争核心是种子企业,但目前的企业创新能力却不尽人意。”
“计划经济时期,科学院校在种子创新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但市场经济时期,种子企业已经成为市场竞争的主题。”李登海认为,种子企业在市场经济时期不但要担当竞争的角色,更要做好技术创新的排头兵。在保证粮食安全,国家利益的基础上,种子企业要更好的为种子用户服务,为农民服务,为农业的增产和农民的增收作出一定贡献,企业要旗帜鲜明的考虑国家利益、农民利益和种子企业自身发展的利益。“所以种子的安全关系国计民生,也就是习总书记谈到的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的握在中国人手中。”
再次刷新玉米高产 种子创新不能“拿来主义”
关于种子技术安全方面,李登海举了个例子,2013年由登海种业培育的早熟高产杂交玉米新品种“登海618玉米”亩产达1511.74公斤,刷新了中国夏玉米高产纪录。“我们就是按照十八大提出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四个步骤来的。这个最初引进的资源,经过七八代筛选才到了今天这样的高产量,如果没有引进国外的技术,我们能高产吗?工业能引进,农业为何不行?我们发明了火药难道只为了以后能放鞭炮?”在种子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李登海指出,没有种子的知识产权保护,就没有中国种子发展的未来。‘山寨’不可取,如果依靠‘山寨’、仿制,没有跨越式发展,那中国种子依旧会停滞不前。“所以,从社会发展和国际市场竞争需求方面的考虑,一定要加强我们国家粮食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能让一部分人那么容易就用‘拿来主义’。李登海最后强调,农业思维一定要跟得上中央的部署,提高种子创新,走中国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
种子改革向工业改革看齐
“市场竞争说到底还是创新。种子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产量高、农民喜欢、市场需求,这三方面。市场占主导,市场的需求就是我们研究和创新的方向。”李登海对记者强调,“站在最前端的种子企业,他应该清楚自己该怎么办,清楚自己的任务,要么被淘汰,要么就脱颖而出。”
对于种子行业的改革,李登海认为虽然目前困难重重,但要看到未来好的一面。“改革是缓慢的过程,而种子行业的改革在农业改革当中算最缓慢、最难的,农业改革要像工业改革那样,不能老满足于坐在自家产的老解放车上沾沾自喜。无论农业还是工业企业,如果没有改革发展,能长久吗?”李登海表示,作为种子的研究人员,如果对以前的种子品种过分注重和依赖,只能把自己搞的束手束脚,同时这也会束缚整个中国农业科技的发展。“要像总理说的那样,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那中国的种子行业就有希望了。”

关于种子技术安全方面,李登海举了个例子,2013年由登海种业培育的早熟高产杂交玉米新品种“登海618玉米”亩产达1511.74公斤,刷新了中国夏玉米高产纪录。“我们就是按照十八大提出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四个步骤来的。这个最初引进的资源,经过七八代筛选才到了今天这样的高产量,如果没有引进国外的技术,我们能高产吗?工业能引进,农业为何不行?我们发明了火药难道只为了以后能放鞭炮?”在种子的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李登海指出,没有种子的知识产权保护,就没有中国种子发展的未来。‘山寨’不可取,如果依靠‘山寨’、仿制,没有跨越式发展,那中国种子依旧会停滞不前。“所以,从社会发展和国际市场竞争需求方面的考虑,一定要加强我们国家粮食的知识产权保护,不能让一部分人那么容易就用‘拿来主义’。李登海最后强调,农业思维一定要跟得上中央的部署,提高种子创新,走中国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

对于种子行业的改革,李登海认为虽然目前困难重重,但要看到未来好的一面。“改革是缓慢的过程,而种子行业的改革在农业改革当中算最缓慢、最难的,农业改革要像工业改革那样,不能老满足于坐在自家产的老解放车上沾沾自喜。无论农业还是工业企业,如果没有改革发展,能长久吗?”李登海表示,作为种子的研究人员,如果对以前的种子品种过分注重和依赖,只能把自己搞的束手束脚,同时这也会束缚整个中国农业科技的发展。“要像总理说的那样,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那中国的种子行业就有希望了。”

作为“杂交玉米之父”,李登海用“发展较慢,困难较大”八个字对中国目前种子行业现状进行了描述。“比如它的创新能力,生产加工能力都需要大量的投入,将来还要有很好的销售、推广、服务能力,对种子队伍建设理念的更新等方面都得推进,这些都是一些面临的困难。”李登海提到,为了让种子企业更好的发展,国家在2011年和2013年相继出台了8号文件和109号文件,不过由于种子企业长期受老思维的影响,所以发展还是相对缓慢。种子业发展缓慢除了创新能力欠缺、思维僵化等原因外,李登海认为种子的加工能力、推广销售能力还离真正的市场化差的很远。“中国种子走的是市场经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进入了国际市场。市场的竞争核心是种子企业,但目前的企业创新能力却不尽人意。”

“市场竞争说到底还是创新。种子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产量高、农民喜欢、市场需求,这三方面。市场占主导,市场的需求就是我们研究和创新的方向。”李登海对记者强调,“站在最前端的种子企业,他应该清楚自己该怎么办,清楚自己的任务,要么被淘汰,要么就脱颖而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