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成浙江农民“摇钱树”

切碎、配料、称重、高温消毒……昨天,记者在七星阿妈雪里红食品厂看到,经过一道道严格的工序,一包包雪里红“出世”了。七星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钱月忠告诉记者:“现在这一包包小小的雪里红已经走出国门,远销到俄罗斯了。”

浙江嘉善县杨庙镇光明村农户陈金泉今年种了7亩多雪里红,收益将达近5万元。他喜滋滋地说:“今年老天帮忙,温度适宜,引种新品‘四月鲜’产量增加,比去年增收万元不成问题。”在杨庙镇,像陈金泉这样的菜农有1500多户,雪里红产业年种植面积近万亩,产量5万余吨,产值4000多万元。雪里红,已成为全镇1.9万名农民年人均增收400多元的“摇钱树”。

哈萨克斯坦是新疆对周边国家贸易占比最大的国家,目前该国政府鼓励中小企业走出去开拓中国市场。经中国贸促会新疆委员会“牵线搭桥”,哈国中小企业积极从新疆探路中国市场,农产品及食品是该国企业进军中国市场的首选。
哈国农产品及食品市场好
借助哈萨克斯坦农业食品加工企业推介会暨贸易洽谈会推介平台,哈国一家食品生产企业在乌鲁木齐成立的分公司——马斯洛德贸易有限公司目前运转顺利。9月10日,该公司副总经理阿依本·马斯开告诉记者,公司沙拉酱、番茄沙司等产品已在乌市几家大型商超上架,进入新疆人生活中。
“中国市场很大、很好,公司产品出口形势很乐观。”阿依本·马斯开对公司在中国的业务拓展十分满意。这是哈国农产品及食品“探路”新疆,中小企业成功登陆中国市场的成功案例之一。
记者从中国贸促会新疆委员会获悉,四年前,该会和哈萨克斯坦工业新技术部国家出口和投资促进局联手,每年在乌鲁木齐举办一次哈国企业推介会,搭建起了中哈两国中小企业贸易交流合作平台。最初,哈国前来推介的企业有石油加工等企业,经过几年在中国市场“试水”,哈国农业食品加工企业“异军突起”,成为了今年哈国企业推介的重点并且表现不俗。自治区各地州及兵团农产品加工、水产加工等方面的生产、贸易企业和大型商超,对与其合作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纷纷前来洽谈进口加工及国内销售代理合作事宜。
近两年,哈国农产品及食品“探路”新疆进展顺利。哈国农产品进口渐渐多起来,哈国沙拉酱等食品在新疆市场也颇受欢迎。据新疆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新疆从哈国进口食品300多万美元,比上一年增加145%。今年哈国食品进口量将比2013年增加更多。
贸易交流尚待加强“哈国粮食等农产品产量大、安全性高,离新疆运距近,运费低,生产加工成本相对较低,产品有相当强的竞争力。”9月12日,新疆天润圣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勇告诉记者。
据悉,该公司近两年从哈国等中亚国家进口农产品,主要为其集团公司在五家渠的加工厂供应部分原料。由于进口的葵花籽等原料均为绿色产品,这些原料大多被加工成高端油脂产品,除了在国内市场销售,有的还返销哈国,销路十分看好。
张勇说,疆内很多企业对哈国等周边国家的农产品感兴趣,大多从2012年开始与周边国家企业开展进口贸易。目前新疆农产品进口通道还不够通畅,进口贸易交流尚待加强。
中小企业贸易合作空间大
中国贸促会新疆委员会会长王克林认为,哈国中小企业带来当地农产品及食品等,中方中小企业与之开展进口贸易,可大大改善两国商品贸易结构。贸促会作为介于官方和民间之间的机构,在其中能发挥独特的推动作用。在贸易交流中,贸促会可以与对方工商会、企业直接对接,促进双方企业互相了解,如了解对方需求及企业资质、实力等,还能帮助企业办理产品原产地证书、使馆签证以及提供新疆周边国家的商业法律服务、贸易仲裁等。
据悉,哈萨克斯坦等新疆周边国家在发展农业方面很有优势,土地肥沃、面积广阔,气候条件与新疆等地相近,农牧业资源丰富,在种植、养殖、农畜产品加工、农业机械、现代农业技术等方面市场需求旺盛。王克林指出,新疆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开展进口贸易带动农业项目合作,借“引进”农产品,把我国的农业技术输送出去。双方中小企业贸易互补性强,合作空间大、前景可观,还能很好地解决两国就业、农业等民生问题。
“贸促会已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蒙古、阿富汗、俄罗斯等国58家工商会进行了对接,开展了一系列招商引资投资促进活动,有哈国企业推介会、拉脱维亚推介会、伊朗推介会等等,双方企业进行了很有针对性的对接。现在对方来的非资源性生产企业乐意在疆推介,推介的产品有农产品及食品、商贸物流合作项目等,我们的企业也有合作兴趣,贸促会今后会在促进双方的合作上有更大突破。”王克林说。

七星镇是全省有名的“雪里红之乡”,小包装七星雪里红系列产品曾先后获得“浙江省首届食品博览会银奖”、“浙江省农副产品新产品奖”、“国际食品精品奖”等。但由于种种原因,该镇原有的4家生产雪里红的企业陆续都停产了。

杨庙镇种植雪里红已有300年历史,鲜菜经菜农特殊小坛腌制,色泽黄亮、鲜嫩爽口,风味独特,一直在市场上颇受青睐。但在2001年时,由于种植不规范,质量参差不齐,加工、销售能力弱,靠农民提篮小卖难成气候,雪里红产业一度跌入低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