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深海首捕归来

图片 1

4月18日,鄞州姜山镇狮山渔业村村民、“浙鄞渔81207”船老大钱光成一早买好菜,就赶往江北码头,再次启航出海打渔。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笑容:“不晓得这次能捕多少鱼?”
春节后,钱光成已出海捕渔3次,没有一次满过舱,“就是半舱也没有,鱼越来越少了,以后咋办呢?”他很困惑。
鱼一年比一年少
姜山镇狮山渔业村是目前鄞州区惟一的一个外海渔业村。今年52岁的钱光成已是一个老渔民了,他出海捕渔已有32年的历史,对于鱼舱的变化一清二楚。
“上世纪70年代最多一网捕上来的大黄鱼就有20多万斤,给全鄞县人吃也够了。”钱光成说,“现在木质船早换成了钢质船,仪器设备也先进了,但是鱼越捕越少了。”
就拿大黄鱼来说,一年捕上来的也就一二条。其他经济鱼种,如鲳鱼、白蟹等,一年比一年少。“不到2箱,绝大多数是烂货。”钱光成说,“白蟹也从去年的40多箱减到了30箱左右。”
他说的“烂货”是指不值钱的虾鱼孱、小黄鲫等,很多只能用作饲料,而且量也不多。
同钱光成一起出海的同村渔民、“浙鄞渔81266”船老大黄水定也有着同样的感受。“经济鱼类起码减少一半。”黄水定说,“上半年4个航次没一次好,上一航次鲳鱼只有七八箱,去年有20多箱呢。”
“捕鱼船实在太多了,海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要忖捕到鱼还得抢位置。”钱光成说。
靠柴油补贴赚钱 鱼少,钱难赚,这是黄水定苦涩的感受。
“第一次1.5万元,第二次5万元,第三四次稍微多一些。算起来,出海四次就平平过,根本没钱好赚。”黄水定算起了春节后的出海开支帐,“收入减,支出成本还要增加。”
增加成本主要在于人工。黄水定渔船长年雇用7个小工,今年每人工资上涨了10%,轮机长上涨幅度更是高达15%,年工资在6万元以上。
现在愿意当船员的越来越少,工资呈现逐年上升趋势。钱光成说,“去年小工最少4.8万元,今年已经涨到5.2万元。不然,根本叫不到人。”
“这两年还能赚些钱,靠的就是鱼价上涨和柴油补贴,其中柴油补贴是大头。”钱光成说,去年他们两人分别拿到23.96万元和22万元多。
“我们是末代渔民了”
狮山渔业村党支部张才丰说,出海捕鱼曾经是村集体经济的主要来源之一。当时全村从事外海捕捞的渔民多达500多个,几乎占全村总人口的一半。现在狮山渔业村还在捕鱼的村民已不到20个,且年龄均在50岁以上。拥有的渔船也只剩下4艘,雇用的小工绝大多数是外来务工者。
“年纪介大,又没技术,别的活不会做,只好捕鱼。”黄水定说:“儿子要读书,钱总要赚些。”
他们担心,照这样下去,如果鱼没了,不知道如何维持生活。但对于他们来说,眼下最担心的还是柴油补贴会不会被取消。
3年前,黄水定和其他3人合股投入100多万元买了一艘270马力的钢质船,“就看有柴油补贴才买的,不然,亏也亏煞了。”他还期望靠着柴油补贴达到渔船保值增值。“柴油补贴如果没有了,渔船也就不值钱了。”
但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村里绝大多数老渔民早就转业,卖起水产或干货,或干其他活了,他们的儿子没有一个从事海洋捕捞。”张才丰说。
“我们是末代渔民了,捕鱼时间也不会长久了。”黄水定说,“上岸也没像农民一样有田可种,希望政府对我们的问题引起重视。”

“今天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个鲳鱼群,捕了三四百斤。”在凌晨4时,渔船编号为浙鄞渔24235的船主满载而归,回港首日,他售卖渔获物的收入将近4万元。
8月1日中午12时,部分采取符合“解禁”条件的作业方式渔船结束了3个月的伏休,开赴象山港海域进行捕捞作业。由于还有台风过境后的影响,鄞州区超半数渔船“按兵不动”,在观望先行者的收获后,再决定是否出海。
“我们的渔船比较小,基本都在近海捕捞,渔民们都是根据潮位来判断出海时间,一般都是当天来回。”鄞州区海洋与渔业执法大队负责人说。渔民们带回的第一船海鲜很是抢手,渔船一靠岸,不少等候多时的“老主顾”便围上去,将一筐筐新鲜鱼虾一抢而空。这些渔获物很快被售卖至咸祥镇当地的市场,因为新鲜,价格会比较高。
开捕初期,渔民捕捞的渔获物以梅章、带鱼王和龙头鱼等为主,捕捞至昨天回港的渔船收入一般为5000~6000元。
据了解,从5月1日到7月31日的休渔期间,鄞州区农林局加强伏休监管,休渔期间未发生一起应休渔船偷捕行为。此外,农林部门还加大执法力度,共开展海上、滩涂执法检查64次,查获非法捕捞案件10起,没收三无船舶等17艘、地笼网1223顶,渔获物106.18公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