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中国农村新闻人物”揭晓 程相文当选

央视三农人物聚焦中国“良心”:玉米专家记录时代变迁

本报北京2月19日电“中国一拖”杯2012年度“中国农村新闻人物”推选结果今天在京揭晓,玉米育种专家、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程相文当选年度杰出人物。

图片 1

——中国农业银行杯三农人物系列追踪五

河南省鹤壁市农业科学院院长程相文自1963年参加工作以来,以土地为伴,以农民为亲,尽自己的所学服务农业,先后选育出浚单5号、浚单18、浚单20等39个玉米新品种,累计推广两亿多亩,增加社会经济效益150多亿元。他选育的浚单20选育及配套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他选育的种子,温总理亲自为其命名为“永优”。他把论文写在希望的田野上,把效益装进农民的口袋。

巨桥镇刘寨村农民在农科所科技人员的指导下玉米喜获丰收

提及袁隆平,想必大家耳熟能详。作为划时代的农科专家,袁隆平将一生献给了大地,献给了中国三农领域。袁隆平先生一生的丰功伟绩自然值得大书特书,但不要忘了还有更多战斗在三农领域一线的科研人员,他们同样为了中国农业,奉献出自己的毕生年华。就如这样一个人,48年里他度过了94个夏天;48年里他孤身一人在外地度过了46个春节。孩子出生他没能第一时间看到;父母去世时,他没能赶上送终;老伴离世,他没能陪在最后……

据悉,本届“中国农村新闻人物”共设年度杰出人物奖和创业富民人物、心系“三农”人物、产业领军人物、开拓创新人物、公益慈善人物五个单项奖。经基层组织推荐、资格审查、媒体展示、网民投票推选、首都新闻单位负责同志研究复评等过程,最后投票产生21名当选人。

中国经济网12月23日郑州讯“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一个品种可以造福一个民族。”这是河南省鹤壁市农科院院长,着名玉米育种专家程相文在自己工作笔记扉页写着的一句话,这可能就是这个古稀老人跨越世纪的梦想,也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坚定不移培育优良玉米品种的信念和力量源泉。

这个人,就是中国农业银行杯CCTV2011年度“三农人物”候选人程相文。与袁隆平先生一样,三农人物程相文先生代表着中国三农领域的精神,代表着“中国的良心”。在本次中国农业银行杯CCTV2011年度“三农人物”上,还有更多如程相文老先生一般的榜样,他们为农村、农业、农民奋斗一生,推动者三农事业的稳步前进。我们要向这些榜样致敬,更要从这些榜样身上审视自我、反问自我、拷问灵魂。

“中国农村新闻人物”推选宣传活动是1994年由农民日报发起,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等首都主流媒体共同参与的社会公益性活动,旨在宣传推介为“三农”事业作出突出贡献、得到社会公认和推崇的典型人物,营造全社会关心农业、关爱农民、关注农村的良好舆论氛围。到今年,该活动已连续开展了19年,先后推出了吴仁宝、田雄、张玉玺、宋福如、石克荣等一批在“三农”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时代楷模,彰显了时代精神和榜样力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1964年10月,大学毕业不久的程相文来到河南浚县原种场从事玉米杂交种繁育工作。这个地方,他一待就是一辈子;这项工作,他一干就是四十多年。程相文常说,“我这一辈子,只干了一件我喜欢干的事,就是为农民选育能多打些粮食的玉米种子,没啥了不起的”。是的,对于这位74岁高龄的老人来说,玉米育种事业几乎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伴随着他跨过一个世纪,伴随着他从韶华到白头。

中国良心:48年的田间路,半个世纪的动人史

作者:王小润来源光明日报)

育种工作涉及遗传、土壤、气象、栽培等多个学科。选育一个玉米品种,往往需要很多玉米材料通过成千上万次的组合、鉴定、杂交。为缩短育种周期,加快育种进程。从1964年开始,程相文每年都要到南方繁育玉米种子。育种的试验田就在海南省三亚市崖城镇黎族区。当时海南的农村没有电,没有自来水。程相文借住在老乡家里,白天下地工作,晚上对着煤油灯阅读科技资料,统计育种数据。

1964年,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程相文,来到河南浚县原种场从事玉米杂交繁育工作。选育一个玉米品种,需要很多玉米材料通过成千上万次的组合、鉴定、杂交。为了为缩短育种周期,从1964年开始,程相文每年都要到海南省三亚进行育种。当时海南的农村没有电,程相文借住在老乡家里,白天下地工作,晚上对着煤油灯阅读科技资料,统计育种数据。

在海南育种的第一年,程相文培育的8亩玉米种苗,先是遇到大旱,眼看8亩地里已经有半人多高的种苗就要枯死,一向对待玉米像自己孩子的他心急如焚,马上担起水桶挑水抗旱,挑一趟水来回4里地,程相文一口气整整挑14天。渴了,就喝口凉水;饿了,就啃口干粮;肩上磨出了血、脚上磨起了泡,他全然不顾,只管挑水,好不容易才缓解了种苗的干旱之情。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还没等他松口气,又下了一场暴雨,把种苗全淹了,面对着这场天灾,程相文没有怨天尤人,他挽起裤腿,一盆盆从田地里往外舀水,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他也顾不上歇歇,这又一连舀了7天水,才算保住了玉米苗。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在第一年,海南遇到大旱,程相文的八亩地里已经有半人多高的种苗就要枯死。心急如焚的陈祥担起水桶挑水抗旱,挑一趟水来回4里地,程相文一口气整整挑14天。渴了,就喝口凉水;饿了,就啃口干粮;肩上磨出了血、脚上磨起了泡。但厄运并没有就此历来。还没等他松口气,又下了一场暴雨,把种苗全淹了。

程相文从事育种工作48年,在海南的种子田里度过了46个春节。孤独、寂寞、饥饿、炎热、蚊虫叮咬都没有动摇过他对玉米育种事业的执着。对程相文来说,生活条件上的艰苦从来都不足挂齿,唯有对于家庭和亲情的亏欠,使他每次想起,都会产生深深的愧疚。

面对着老天爷开的玩笑,程相文没有怨天尤人,他挽起裤腿,一盆盆从田地里往外舀水。这又一连舀了7天水,才算保住了玉米苗。

从1959年结婚到1985年俩口子结束两地分居,26年间他在家的日子“加起来不到1年”。1985年之后,每年也有一半时间出差在外。1987年父母过世和2007年爱人过世的时候,他都在异乡的玉米地里。噩耗传来时,他都会忍着悲痛在玉米地里走一圈,然后回屋里呜呜地哭,哭停了,抹把脸,又去玉米地了。玉米叶子沙沙作响,像是通了人性,化作最温存的慰藉。

一晃,46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孤独、寂寞、饥饿都没有动摇他的执着。生活条件上的艰苦从来不足挂齿,唯有对于亲情的亏欠,使他每次想起,都会产生深深的愧疚。从1959年结婚到1985年俩口子结束两地分居,26年间他在家的日子“加起来不到1年”。

“父亲的一生几乎都在玉米地里度过,家里天大的事比起玉米地也是芝麻般的小事。他总说,他一天都离不开他的玉米,只要农民能增收,就是抛家舍口也值得。”说起父亲,程相文的大女儿程新建五味杂陈。父亲的形象在她心目中既陌生又亲切,既高大伟岸又难以理解。“母亲去世后,我和父亲漫步在玉米试验田,父亲愧疚地说新建啊,你爸这一生在你爷爷奶奶面前不是个好儿子,在你妈面前不是个好丈夫,在你们面前更不是一位称职的好父亲。我欠你们的真是太多太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