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挑战更是机遇 吉林农作物种业发展现状及展望

近年来国外种业巨头纷纷进军国内市场,本土种业发展中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核心竞争力不强,供种保障水平偏低,监管能力较弱等问题逐渐凸显。记者采访中发现,吉林省种业经历了从农民自留自用、专营统供到产业化经营的发展历程,发展能力和综合实力稳步增强,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和潜力,下一步亟待构建以产业为主导、企业为主体、基地为依托、产学研相结合、“育繁推一体化”的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新格局,以突破国外品种的合围树立起民族种业的大旗。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种子作为农业生产中特殊生产资料,是农业科学技术发挥作用的载体,是农业增产的内因,其重要性可以说尽人皆知。观察我省种业现状,不容乐观。

国外加快种业渗透步伐 本土种业“边打边退”

“狼来了!”在我省的种业早已成为现实。目前我省审定的玉米品种有450多个,但真正大面积推广的不超过100个,玉米制种面积已由原来长年的40多万亩下降到现在的不足10万亩,救灾备荒储备的玉米种子只有100万公斤,以美国先锋公司为代表的跨国种业,在我省先后推出了先玉335等7个品种,仅用4年已占我省玉米种子市场份额的40%,高端蔬菜、葵花、花卉等种子也大都被国外品种所占领。这些数字充分说明了目前我省现代农作物种业面临的严峻形势。

我国在世界上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种子市场,市场规模已达500多亿元。国外种子公司进军我国大田作物种业速度明显加快,挤压了国内种子企业生存空间,加紧在我国进行研发布局,对我国的种质资源和种业安全构成威胁。目前我国年进口大豆已达3000万吨,国家对大豆及食用油市场的调控能力也已下降到不足40%。

随着世界农业科技创新的突飞猛进,种业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跨国种业的强势进入,本土种业基本上处于“技不如人、边打边退”的劣势地位。据省种子管理站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省种业总体上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突破性品种,特别是突破性玉米品种还比较少,难以应对跨国种业带来的新挑战,难以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新需要。

吉林省种子管理总站站长丁万志介绍说,近年来,以美国先锋公司“先玉335”为代表的国外品种以迅猛的速度抢占、垄断东北玉米种子市场,对我国种业安全威胁很大。与世界种业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种业市场集中度明显不足。全国8700多家种业企业总体看“多、小、散”,有一定规模和自主创新能力的不超过100家,整体实力十分薄弱。他说:“世界前10强的种子企业在世界种子贸易额中所占份额达到35%,而我国前10强种业企业同期只占全球种子市场销售额的0.8%。”

——我省种子企业规模数量“多、小、弱”,产业聚集度低,资源配置不合理,专业化程度不高;科研追求“短、平、快”,投入严重不足,缺乏基础性研究;开发新品种和承担风险能力普遍脆弱,在资源、资金、人才、技术等方面的积累严重不足,种业的核心竞争力不高。

“种业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种业核心竞争力不强,与发达国家存在着很大差距。”吉林省副省长王守臣说,当前种业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跨国种业的强势进入,本土种业基本上处于“技不如人、边打边退”的劣势地位。首先是自主创新滞后,科研体制机制还没有从根本上建立起来,科研与生产脱节,基础研究薄弱,投入不足,资源分散,育种方法、技术和模式落后,缺乏原始创新,追求短平快,低水平重复、同质化严重。实验室里课题多、但技术理论的创新少,刊物上的论文多、但促进种业发展的应用少,试验地里的成果多,但实际生产转化少。

——品种试验鉴定和种子检验检测技术手段落后,个别地方种子市场监管不到位;品种“多、乱、杂”问题较为突出,套牌侵权、制售假劣种子的问题时有发生。

与国外品种相比,本土种业市场准入门槛低,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研发能力弱,育种资源和人才不足,竞争力不强。吉林省现有各类种子经营业户多达5000多个,注册资本3000万元以上的只有12个,真正具有“育繁推一体化”能力的比重很小,领军企业和拔尖人才更是寥寥无几。玉米种子,本省的自育品种占有率不到30%,国外的已超过40%,高端蔬菜、葵花、花卉等种子大都被国外品种所占领。

——科研体制机制还没有从根本上建立起来,科研与生产脱节,基础研究薄弱,90%的品种是靠引入和买断的。种子市场准入门槛低,企业数量多、规模小、研发能力弱,育种资源和人才不足,竞争力不强。全省现有各类种子经营业户多达5000多个,注册资本3000万元以上的只有12个,真正具有“育繁推一体化”能力的比重很小,领军企业和拔尖人才更是寥寥无几。

国杜邦先锋、孟山都、瑞士先正达三大种业巨头控制着全球65%的玉米种子市场和50%以上的大豆种子市场。以先锋公司为代表的跨国种业,仅用4年就占据了吉林省玉米种子市场较大份额,自育品种的主导地位逐步动摇。王守臣说:“一些中小企业纷纷放弃育种研发,转而为外资代理,或采用‘套牌’经营,生产面积逐年萎缩。”

——供种保障政策不健全,良种繁育基础设施薄弱,抗灾能力较低。玉米制种基地大部分转向甘肃、新疆、内蒙古等地,省内制种面积已由原来常年的40多万亩下降到现在的不足10万亩;救灾备荒储备只有100万公斤玉米种子。

吉林省一些玉米制种企业负责人认为,目前全国所有玉米制种企业加起来都抵不上一个先锋公司,更别说别的外国企业再进入中国参与竞争了。在我国的玉米制种企业中,多数企业的产品都与国外的品种分不开的,如果国外企业强调玉米品种的基因保护的话,几乎所有的玉米制种企业都要受到影响。

我省种业发展不但有自身的困难和压力,更有来自外部的强烈冲击和严峻挑战。除了前面说过的美国杜邦先锋,还有美国的孟山都、瑞士先正达三大种业巨头控制着全球65%的玉米种子市场和50%以上的大豆种子市场,我省自育品种的主导地位逐步动摇。一些中小企业纷纷放弃育种研发,转而为外资代理,或采用“套牌”经营,生产面积逐年萎缩。

«上一页 1 2 … 3 下一页»

难道我们就这样束手待毙?不,压力即是动力,挑战即是机遇。当前我省发展种业的重中之重,就是大力推进我省种业转型升级,

从有利条件来看,虽然我省种业发展存在很多困难,但是,近年来,随着农业战略地位和基础作用的加强,种业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社会各界的认识也越来越趋于统一,政策环境、基础条件等各种有利因素逐步增多,也面临着新的机遇。

相关文章